1. <sub id="xZXSu"><thead id="xZXSu"><canvas id="xZXSu"></canvas></thead></sub><canvas id="xZXSu"></canvas><figure id="xZXSu"></figure><keygen id="xZXSu"></keygen>

    <video id="xZXSu"></video><th id="xZXSu"></th>

  2. <optgroup id="xZXSu"><rt id="xZXSu"><select id="xZXSu"><colgroup id="xZXSu"><kbd id="xZXSu"><tr id="xZXSu"><var id="xZXSu"></var></tr><colgroup id="xZXSu"></colgroup></kbd></colgroup></select></rt></optgroup>

    马蒂斯“使命”已经完成

    2019-10-24 04:18:45 环球时报

    李海东

    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于20日向特朗普提交辞职信,明确将于明年2月底离开国防部长职位。其辞职个中缘由及对美国外交防务政策的影响,引起人们普遍关注。

    任职国防部长2年之久的马蒂斯以稳健著称,堪称是特朗普政府内部“精英派”主张的代言者。按照马蒂斯看法,美国如确保其全球领导地位,必须优先加强美国领导的联盟体系,并对中俄等大国展开全方位竞争。而在特朗普看来,全球领导地位是浪费美国资源,联盟使得盟国占尽美国便宜,中俄只要“让利”就不必然是美国的敌人。自2017年1月以来,特朗普致力于寻求摆脱美国在热点地区承担的“费钱”责任,强力要求盟国为自身安全付费、承担防卫责任,还试图寻求改善与中俄关系。而马蒂斯则在政策实施中反复推进“精英派”主张。特朗普在叙利亚撤兵的决定,彻底揭开其与马蒂斯之间持久不合的盖子,促成了马蒂斯的辞职。

    马蒂斯辞职以及近期一些重量级内阁官员离开白宫表明,白宫内部“精英派”与“非主流”

    之间关系仍然紧张,而马蒂斯不愿改变自己原有防务与外交主张。可以说,两年来特朗普本人的许多主张实际在复杂的美国外交与防务决策进程中往往变得面目全非:改善对俄关系的初衷已经被美俄更深刻敌对的现实所击碎,在对华贸易摩擦中“获利”的意图已被地缘政治角逐思维主导下,全政府式对华强硬政策所扭曲。完全撤出叙利亚及大幅削减驻阿富汗美军的决定未来也有可能以更大规模的重新介入告终。尽管特朗普行事风格的“不可预测性”已广为人知,但美国防务政策大致并未偏离“精英派”确定的基本共识。

    坚决撤军叙利亚的举措最终还是会回归维系和加强联盟这一“精英派”倾向的轨道上来。美军撤出叙利亚后,美国与土耳其关系的改善将进入快车道。修复与土耳其关系和抬升土在叙利亚及其周边区域战略地位,进而加强与土耳其在北约内的联盟关系将会是美国首要政策选择。土耳其与俄罗斯、伊朗关系是否疏离,将会成为美方衡量撤军叙利亚是否合乎美方利益的关键标尺。以联盟力量推进美国区域利益恰是美国“精英派”的一贯主张。此外,特朗普自认是甩包袱的撤军,最终在实施过程中又将会导向以更强军力抗衡中俄这一“精英派”热衷的轨道上来。

    国会两院与白宫均由共和党主导的局面将在2019年1月结束。民主党主导的众议院对白宫强力约束的态势将确定。特朗普实现自身主张的积极条件已不复存在!熬⑴伞弊钪湛赡芙狈胺侵髁鳌,就此而言,明年2月底辞职的马蒂斯算是完成了使命!ㄗ髡呤峭饨谎г汗使叵笛芯克淌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