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舞台上的“朗读者”

2019-10-24 09:22:08 做人与处世2018年22期

夏福琴

13年来,他穿行在海拔最高行政乡的邮路上,当年的自行车换成摩托车,再换成小货车,他也从浓密黑发的小年轻变成了发际线很高、头发稀疏的“大叔”,而且患有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等高原病,他就是西藏普玛江塘乡的邮递员、藏族汉子次仁曲巴。

那年,19岁的次仁曲巴成了普玛江塘乡的一名邮递员,这里海拔5373米的高度,让很多人望而生畏,不敢来此做邮递员,他是第一个来此地工作的邮递员。没有挑剔,做好心理准备的次仁曲巴,高高兴兴地上岗了。

第一次从海拔4500米的山南市浪卡子县出发进山,次仁曲巴骑着自行车行驶在崎岖的山路上,刚开始兴奋的次仁曲巴渐渐有些吃力,越往前行,道路越难,很多时候根本不能骑自行车,只能推着车走。一路上,别说人,连个动物都难碰见,只有呼呼的风声从耳旁掠过。越往高处越吃力,幸好他的邮包里只有几封信,别无他物,等到到达乡政府时,他早已累得直喘粗气,胸口像压了块石头一样难受,头疼欲裂。原来,这里海拔5373米,比珠穆朗玛峰大本营还要高出近200米,稀薄的氧气让人非常难受。尽管第一次行程就给他来了个下马威,但是,次仁曲巴并没有妥协,他决不会半途而废,让他自豪的是,他既是普玛江塘乡第一个邮递员,也是本乡连接外界的纽带。兜兜转转,他终于顺利送完了几封信,并熟悉了乡里6个村子的大概路況。

自此以后,次仁曲巴开始奔波在这条邮政路上,每次他都一大早出发,直到很晚甚至第二天的凌晨才能到达山上,尽管路途遥远、行程辛苦,可是,每当他把信件送到乡民手中,看到乡民们期盼的眼神,他心里就像石头落地一样轻松。2007年夏天,为了送一封西藏农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他飞快地骑自行车上路,恨不得立马到达目的地,可是行到大半路程时,他只能跳下自行车,原来那位被录取学生的家住在海拔7000米的高山上,路况艰难,他硬是凭着顽强的意志力,咬牙推着自行车一步一步往上走,等爬上山顶,把那封录取通知书送到时,已经是凌晨了,看着累瘫了的他,学生一家人特别感动,再三道谢。

2010年以后,为了不让乡民坐长途汽车往返浪卡子县购物,次仁曲巴慢慢为他们引进了淘宝。这样一来,乡民们购物方便了,但是,次仁曲巴的工作量却加大了,这个以放牧为产业的全球海拔最高乡,开始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包裹,为了应对送包裹的数量,次仁曲巴的自行车换成了摩托,慢慢地,这个闭塞的乡村也变得开放起来了。随着大家生活的日益改善,网上购物的步伐也加大了,为了满足送包裹的需求,次仁曲巴的摩托又换成了小货车。

如今十几年过去,普玛江塘乡很多青年走出了大山,去条件优越的外地务工,可是次仁曲巴仍然坚守在这里。奔波在这条海拔极高的崎岖邮路上,次仁曲巴已从当年浓密黑发的小伙子,变成了头发稀疏、发际线也一直向上向后推移的大叔,这个32岁的汉子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苍老了许多。更重要的是,多年在海拔高的邮路上辛苦奔波,他得了严重的高原病。尽管现在有更年轻的小伙接替了他在乡村投递的工作,但他不忍离去,依然坚守在这场邮路接力跑重要的一环,负责从县到乡的投递工作。

13年的高海拔邮路生涯,次仁曲巴从没丢过一封信、一个包裹,他走过的邮路共计有20万公里,想想自己以前经常把信件送到时,乡民们让他大声朗读信件的情景,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是的,尽管工作很平凡,但让他自豪的是,他曾经做过这世界上海拔最高舞台上的“朗读者”。

(编辑/张金余)

?